“旅游革命”拯救饱受诟病的云南旅游业

bbin网投开户

2018-10-04

  “国庆”长假来临之前,云南旅游业再出重磅消息:“全省99个国有景区于10月1日起全面降价,平均降价幅度%”。   作为云南“旅游革命”的一项重要措施,门票降价再次彰显“革命”的动真格,这场如旋风般席卷全省的“旅游革命”,正在倒逼云南旅游业“凤凰涅槃、浴火重生”。   旅游市场秩序整治陷入“怪圈”  不久前,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和丽贵向媒体提供的一组数据令人扼腕:“一段时间内,云南旅游投诉居高不下,旅游投诉在人民网旅游315投诉平台上占全国旅游投诉总量的60%以上,投诉量排名处于全国前列”。   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的云南旅游业,曾一度是中国旅游业发展的领跑者。 在旅游目的地打造、旅游景区建设、特色旅游产品开发、旅游品牌营销宣传等方面多次开全国之先河。   但如今,云南旅游业却饱受诟病。

  随着大众旅游、全民旅游时代的到来,传统旅游业态发生了深刻变化:景点游变成了全域游,团队游变成了自由行,观光游变成了休闲游。 面对国内外旅游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态势,云南旅游业传统旅游产品转型升级缓慢、新业态培育不足、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滞后、旅游服务质量和经济效益不高等问题凸显,云南旅游市场秩序整治一度陷入“整治-反弹-再整治-再反弹”的“怪圈”:“不合理低价游”仍然普遍存在,各类欺客宰客、“零负团费”等违法违规行为屡屡重演,云南“旅游乱象”不断被媒体曝光。   高度市场化的旅游行业变得良莠不齐。

“不合理低价游”、酒吧价格虚高、景区管理混乱、安全意识薄弱、旅行社指定购物、导游打骂游客等乱象丛生。

为规避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,部分旅行社表面上以正常价收客,私下又将部分团费返给游客;有的向游客赠送价值不等的购物卡,旅行社陷入“恶性竞争”,顾客和导游的权益都受到伤害。   “在‘不合理低价游’的畸形经营模式下,劣币驱逐良币,合法合规经营的企业难以生存,成了云南旅游之殇。 ”和丽贵说。

  2017年4月15日,云南出台了堪称云南旅游发展史上最严厉的“22条”整治措施。 一年多来,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取得了“两个没有,一个下降”的明显成效,即原来铺天盖地、乔装打扮的低价游基本没有了;原来普遍存在、明目张胆的强制购物现象基本没有了;原来居高不下、此起彼伏的旅游投诉大幅下降。   但不容忽视的是,一些经过伪装、具有隐蔽性的“不合理低价旅游团”仍偶有出现,变相安排购物和有违诚信的欺诈行为还时有发生。

  “这些问题说明云南旅游市场乱象还没有彻底根除。

”和丽贵说。   去年9月,云南与腾讯公司合作,开发建设云南智慧旅游平台“一部手机游云南”。 但在试运行中却发现,“因线下产品供给不足、质量不高,成为其后续建设运营的最大瓶颈”。   对此,和丽贵指出,“只有线下产品和服务实现革命性变化,才能推动旅游产业真正转型升级。

”  要走出整治“怪圈”,必须来一场“旅游革命”  “要走出旅游市场整治‘怪圈’,必须来一场‘旅游革命’”。 8月2日,在云南省举行的推进旅游革命动员大会上,云南省委副书记、省长阮成发指出,云南旅游一直在不断的改革创新和自我突破中发展壮大,云南旅游要创造更大的奇迹,必须要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来一场全新的“革命”。

  这场全新的“旅游革命”的任务是:破解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和深层次矛盾,彻底整治旅游市场,推动旅游产业转型升级。

它包括:以绝不姑息的态度,铲除“零负团”生存土壤,彻底根除“不合理低价游”;加强旅游团队运行监管,旅行社必须将旅游团队运行路线、停留地点和时间信息制作成电子行程计划书上报统一管理平台;客运车辆安装车载视频和卫星定位装置;对涉旅违法犯罪行为进行“高压严打”;建立旅游服务评价体系和旅游服务动态管理机制,为政府监管和游客选择旅游企业提供参考。   同时,以“云南只有一个景区,这个景区就叫云南”的发展理念,变景点开发为全域开发,提升旅游供给能力;实施50个国家级和省级全域旅游示范区、25个特色旅游城市、60个旅游强县、100个旅游名镇、50个国家级和省级旅游度假区、200个旅游名村、30个花田(农业)旅游示范基地创建工作;大幅降低国有景区门票及景区内索道、接驳车船价格,降低旅游线路产品成本;完善自驾旅游线路服务配套,加快汽车旅游营地建设,提升高速公路服务区旅游功能,用“一部手机游云南”平台,加快推进智慧旅游。   此外,“旅游革命”要重构旅游管理机制。

通过旅游行业协会加强行业自律管理,建立旅游市场监管综合调度指挥中心,及时处置各类涉旅事务,加大旅游行政执法力度。

强化旅游监管履职监督检查;构建旅游投诉快速处置机制;每季度对州、市人民政府监管效能进行量化考评;考评连续3次处于后3位的将被约谈,连续3次处于末位的将被问责,考评、约谈、问责情况将向全社会公开。   在云南旅游业界人士看来,“由于全国没有案例可参照,云南用过很多方法和途径,包括行政调控手段来整治旅游市场,而这次“旅游革命”显然更全面、更击中要害”。   值得关注的是,虽然这场“旅游革命”给云南旅游业带来了极大的阵痛,但经过一年多“刮骨疗毒”,云南旅游业开始从阵痛期进入回暖期。

据云南省人民政府通报,2018年上半年,云南接待海内外游客亿人次,同比增长%;实现旅游业总收入亿元,同比增长%;旅游项目完成投资600亿元,实现年度任务的%,与旅游密切相关的其他行业呈现稳定增长的良好势头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张文凌来源:中国青年报  来源:中国青年报。